屠秃秃

杨昱乾女朋友

当你和同事热聊时…

被下班来接你回家的杀手男友看见

“纸鸢丢了…”

“再给你做一个,乖”


怎样哄 愁眉苦脸 的弟弟

【水仙】处处吻

杨昱乾 x 孟星魂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每天早上,杨昱乾都会给弟弟梳头。


对着铜镜,孟星魂能看到哥哥细长的手指穿过他的发丝,把一簇一簇的把头发拢在一起,偶尔问他“疼不疼”。待绑好了马尾,又会玩心四起得扫一扫弟弟后颈冒出来的参差不齐的碎发,有时还嘴含热气地吹一吹,星魂怕痒,总是缩起脖子笑,把哥哥的脸也夹在领窝里,杨昱乾也不挣脱,得寸进尺地再在脖子上嘬两口。


星魂的衣服领子都不高,马尾扎起后,长脖子裸露在外。杨昱乾说这样好看,清爽有精神。星魂本来不明白脖子有什么好看的,但看到哥哥说话时一吞一吐的喉结,他就想,确实好看,而且哥哥的长衫也是露脖子的,我们一样。


冬天的时候,哥哥会给他买领巾系在脖子上御寒,再披上蓝丝绒的袍子,搂着他在阁楼上看雪。用练拳的总是热乎乎的手覆住他的,抚摸他手指的骨节,揉揉他的手心,给他输送热量。和他在一起,星魂从来不觉得冷。打个喷嚏也是被头发挠的,鼻子痒。


星魂偎在哥哥怀里,玩他长辫子上绑的穗穗。


“哥哥,为什么我每天都要束发,你就可以绑这么长的辫子?”


杨昱乾凑过去亲他的手背,随着他摆弄。


“因为你还没成年,18岁之后就可以蓄发了。”


星魂气,他已经18岁了,虽然还差一个月,但他也已经长成一个男子汉,可哥哥还是把它当小孩子。


“我马上就满18了!”他气鼓鼓的甩掉手里的发穗,转头瞪哥哥。


“那不是还没18吗?”杨昱乾看他睁圆了眼睛,眼尾还翘翘的,故意逗他。


哥哥总是能语气平静的说出让他抓狂的话,脸上还一副温柔注目的样子。星魂气,但又不知拿哥哥怎么办。这次大概是真急了,一下子从杨昱乾怀里挣来,拔出腰间的佩剑要和杨昱乾过两招。


横冲直撞。


平日漂亮灵逸的剑,此时被耍的毫无章法,星魂只在发泄心中的怨气,向哥哥证明自己已经长大了。杨昱乾怕伤到他,只守不攻,让他撒气,被剑风逼得自己节节后退,一直退到贴住凉亭栏杆。眼看弟弟一剑刺来,身后也没地躲闪,只好一个翻身从凉亭跃下,躲开剑锋。星魂连忙扑过去,试图抓住往下掉的哥哥,可到底慢了一拍,哥哥已经不见人影。


星魂收了剑,觉得自己太冲动了,哥哥明明很疼他的,说的自己没满18也是实话,自己却为了较劲差点伤了他,这阁楼距离地面也不低,不知道哥哥摔伤了没有。星魂还扶着栏杆往外巡视着,找不到哥哥落在哪儿,急得抬脚也要跳下去,小腿刚踩到栏杆上,便被拉进一个热热的怀里。


杨昱乾卸下弟弟手中的武器,亲他因为练剑磨出厚茧的手心,然后贴在自己脸上,看着弟弟欲启难张的嘴唇。


“是哥哥的错。星魂明明已经长大了,和我一样高,剑法也很厉害,我都招架不住跳楼了。”


星魂正思索着怎么道歉,哥哥倒先哄他了,他心里更愧疚了。抓抓哥哥的肩膀。


“伤到你了吗?”


“没有,你的剑耍的好极了,控制的很有分寸。”


星魂不知道说什么了,脑子乱的,一边想着要道歉,一边担心想问他摔疼了没有,许多话想说不知从那一句开口,最后只嗯了一声,任由哥哥抱着,亲他的额头,连哥哥怎么上来的都忘了问。


“还生气吗?”杨昱乾见他不说话,嘴巴贴近他耳朵轻声问。


星魂感受到被烘热的耳朵,只是使劲把脸埋进他怀里,嗅他身上冒出来的汗。


哥哥的味道。








杨昱乾要去学武,这是爹的遗愿。


临行前一晚,杨昱乾给星魂洗了澡,换上干净柔软的里衣,搂着他躺下。端详弟弟的脸,不住的亲,又看了他好一会,不说话也没动作。


“不用吹灯吗?”


“要吹的。”


杨昱乾挥掌灭了烛光,适应黑暗后,星魂看见黑暗中亮亮的眼睛,还在注视着自己。


“哥哥多久能回来?”星魂也看他。


杨昱乾凑近了一点搂住他的腰,仿佛要说什么的,但终究没作声,只是把手慢慢伸进弟弟俅衣内,捏弟弟腰间的肉,含住喉结吸吮他的脖子,星魂脸红红的。以往这个时候都以晚安吻结束了,但今天哥哥好像亲不够似得,搂着他,把他的脖子吸的滋滋作响,领口的布料随着哥哥的动作摩擦着他的颈肉。


星魂只觉得被哥哥吸吮的地方麻麻刺刺的,有点疼还有点痒。在星魂已经有些喘息的时候,杨昱乾终于松了口,他用指腹摩擦弟弟脖子。


三五天是消不了的吧。


“疼吗。”


见星魂摇头,他忍不住凑过去又嘬了一口。


“最近天气暖和不少,明天不用戴领巾了。”杨昱乾盯着弟弟被他吸出的凌乱红印,用蛊惑的语气,吹进弟弟的耳朵里面。


星魂也觉得最近暖和了,不然自己怎么感觉有点热呢?明明还没盖被子。


他感觉到下腹有个硬东西顶他,不知怎的想起剑谱中,男女双修时赤身裸体的插图。


“哥哥,我有些热。”星魂动了动身子,从杨昱乾怀里撤出一些,又被对方大力的扯回去,抱的更紧。两人的上身还留有余地,下身却无缝相贴,哥哥还用脚勾住他的小腿,不让他动弹。


“哪里热?”杨昱乾用脚勾住弟弟里衣的裤脚,脚心贴在他的脚踝上。声音和平日里不大一样,和哄他吃药的时候有些像但又带着丝夹着欲,黏黏糊糊的的热气喷在他脸上。


“哥哥…我18岁生辰,你能回来吗?”星魂没纠缠这个问题,他最关心的是,明日走后几时才能再见到哥哥。


杨昱乾一哆嗦,一下子清醒起来。猛的推开弟弟,擦自己头上的汗。


“太热了,我去凉亭里睡。”


星魂很委屈,就要离别了,哥哥却要分开睡。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虚了,开不起车 T-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