屠秃秃

杨昱乾女朋友

有的人,穿的跟李小龙似的

其实打不过人家


“安排个武术冠军给我,你的良心不会痛吗!”


(本秃:不会🤷‍♀️)

初潮

高岗 x 女 支(小天使的第一次)


BG预警!!!女 支 预警!!!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
那个女人跑了,带着高岗打黑拳攒下的,拿命换来的钱。



高岗接到经纪人电话的时候,他正在售楼处签合同,正巧电话打进来。他喂了一声,就愣在那里。



销售员听到挂断后嘟嘟嘟的声音,出声提醒他签字。



“对不起,这房子我不买了。”



人没了,买来给谁住?







经纪人在他家等他,知道小田对他有多重要,怕他想不开做傻事。


这颗摇钱树正年轻力壮的时候,不能这时候折了断了他的财路。



“会喝酒吗?”


高岗点点头,随着经纪人上了他的车。



一直喝到天黑,高岗还是愣愣的,不哭也不笑,经纪人跟他说话才出点声搭两句。



一点没提那女人的事。



晕乎乎的,还没反应过来这个事实,或者不想相信这个事实。



“高岗,好女孩多的是,你才多大,以后的路还长着呢。”



俗套的劝话,经纪人不经大脑的说着,一手搭上他的肩膀靠过来。



“明天的那个大个子,有把握吗?”



看到高岗点了点头,高兴的拍桌子。



“走,哥哥带你去放松放松。光喝酒治不了情伤。”



高岗被经纪人拉着站起身来,觉得脚下又些绵软,半个身子被经纪人架着。



有点醉了。







街边灯红酒绿,这是高岗没来过的地方。路边很多灯光暧昧的发廊,窗边站着衣着暴露的女人。



她们不冷吗?高岗晕乎乎的想,接着被经纪人晕乎乎的从车上拽了下来。



“阿美,好久不见啊,又骚了哦。生意不错吧,啊?”



被称作的阿美的女人轻笑一声,拍下男人粘在屁股的手。



“没有哥哥你来看我,生意再好也不舒坦。”



“嘿”经纪人手被拍下来也不恼,又伸出去环在腰上。


“阿美,今天就来照顾你生意了,你来。”经纪人环着腰把阿美带到高岗怀里。



“我弟弟,年轻着哪。没经验,但有力气,阿美你多教教她。你活最好了,其他人我不放心。”



“哟,还是个雏呐。真好看的小伙子,怎么能是你弟弟呢?捡来的吧。”


阿美抬起高岗的脸端详着。



“这你不用管,把他弄舒服了,弄精神了,保证少不了你的钱。我在街对面等着,别着急,仔细的伺候好,可别吸干了。”



经纪人往里面的包间里推高岗,自己出去抽烟去了。








高岗躺在床上,迷糊糊的眼睛眨了眨,想分辨一下现在的处境。



左手边有个桌子,桌上放着熏香,烟雾缠绕,阻挡了视线。高岗觉得挺好闻的,拉开自己的上衣拉链,把出汗的身体裸露出来,喘息着。



有点热。






“小弟弟,你多大了?”



高岗一惊,看到床边坐着个女人,挣扎着想离她远些,却发现使不上力气。



“你……”



“别担心,这是让你快活的好东西。我知道你是第一次,添的料少些。”



女人把熏香放的离床远了点,转过身解他的裤子。



“好弟弟,你躺着。姐姐保证让你舒服。”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TBC









【师生】3 高岗 x 天养生


高岗不像是弟弟。


虽然比他小,也和家里的弟弟妹妹一样对世界仍有着热情与好奇,但天养生从来不会想到自己是他的长辈。


“20了,再过两年就能娶媳妇了。嘿嘿”


闲聊的时候,高岗回答他“你多大了?”的问题。


自那次讨论太极拳后,两人渐渐熟络起来。


至少高岗是这么觉得的。


“老师,看你也大不了我几岁,怎么这么厉害啊。你做什么工作的?”


天养生和他一起坐在石阶上,现在是休息时间。年轻人身上出了很多汗,头发湿到一簇一簇的翘起来。本来袖子都挽到肩部给腋下散热,这会儿和老师并排坐着,袖子乖乖的放下来,被臂上的肌肉撑起圆弧。


“有女朋友吗?”天养生不回答问题,反过来问高岗。


“啊?……没有”


高岗没想到突然被问到这个,挠着头有点不好意思。


“武术队都是男的。”


天养生回头,眼睛微眯着,看见高岗脖子都红了。


一个月时间过得很快,集训的时间结束了。启程回香港的前一天晚上,教练他们设宴给天养生践行。


说是设宴,其实就是在职工食堂的一个大包间里,总教练学生和其他几个罕有交集的武术老师围在一桌吃个饭。


学生大都是刚成年的20岁左右,总教练也松口允许喝点酒,所以桌上氛围还是和往常训练不大一样。少了些条框规矩,多了些年轻肆意。


胆大的学生来给天养生敬酒,他也不拒,拱手就喝。挨个喝了快一轮,学生们转头逗其他武术老师去了(不敢逗总教练),天养生才得空坐下,看到了对面的高岗。平时总是神采奕奕的,看见他就笑的高岗,此刻手提着酒杯,眼神朝下,楞楞的,脸上也没神采。天养生记着高岗没怎么喝酒,可眼睛却雾蒙蒙的。


虽说今日要尽兴,但明天毕竟不是周末,还要早起训练的。老教练看学生们闹得差不多了,趁着其他老师还没喝晕,赶紧结了账,催着大家回去休息。


天养生和老师们摆摆手算是打招呼了,回宿舍收拾行李。


他是在快到门口的花园拐角被高岗叫住的。


高岗穿着一件白色运动衫,在夏日的夜晚非常亮眼。他喊了声“老师”便不再言语了,一会低头搓搓手,一会抬头看看天养生,似乎不知道要说什么又怕老师走掉。


“不回去休息?”


天养生打破沉默,主动走近了问他。


少年的脸红扑扑的,裹了不少汗。天养身闻到他身上的酒气,看到花丛石阶上放的空酒瓶。


“不说话我走了。”


“等等!老师……”


天养生想逗他一下谎称要走,却被反应很大的高岗猛的抓住胳膊,练武的劲儿大,他还不收力,天养生只觉得,高岗手心的汗都要把它的长衫捂湿了。


高岗扑上去,才反应过来自己大抓着老师的胳膊,慌忙的松开,把手垂在两侧,偷偷在裤子上擦手汗。


“老师……我……”


………………


“您明天……要走了……”


天养生点点头,不说话。


“那您……还会来看……教学生吗?”


“看情况,不过机会不大。”


高岗哦了一声,听得出语气中的低落。在裤子上磨蹭的手也停下了,低着头,仿佛在憋气。


天养生以为他不会说话了,把墨镜从口袋里拿出来,准备戴上。


“我会想老师的。”


举着镜腿的手顿住了。


会……想他……吗?


真挺稀罕的。


他遇到的人,要么死前恐惧他,要么设计笼络他,要么追着杀他,哪怕平日里遇到小孩子也都会被他的凌冽气质吓到,这是头一次听到一个温暖干净的声音说……想他。他仿佛在捧着热乎乎的一颗心,这颗心在他手里跳动、流血、交付,任他揉搓,任他处理。


天养生注视着对面的男孩,身形都已成熟,可脸上的稚气还未全部褪去,此刻估计咬着牙,呼吸也在竭力控制。


天养生觉得可爱,上前一步,把手搭上他的肩膀。


“接过吻吗?”


“啊?”


男孩一下惊到了,条件反射的把头抬起,又马上反应过来这个问题的羞涩,要把头低下去。


天养生眼疾手快的捏住他的下巴,不让他如愿。手中的墨镜翻转一圈,戴到高岗的脸上。


“闭上眼睛。”


高岗乖乖的闭上眼。


感受到了温热柔软的触感,压在他的唇上。没有视线,和老师挨的很近,上身被老师的手控制着,嘴巴被老师的唇堵住。他听老师的话,闭着眼,不在意大晚上的戴墨镜,睁眼闭眼都差不多。


他只是专心的感受此时的温度。


天养生的嘴覆住高岗的,他没有进一步的举动,只是贴在一起,他还感受到年轻人旺盛的,一天不刮就往外冒头的胡渣,蹭在他的人中上,随着呼吸好像还一扫一扫的撩他的鼻子。


在高岗憋气憋到休克之前,天养生放开了他。男孩穿的厚,离得太近会流很多汗。天养生看着胸前被粘湿的衬衫,后退一步,让高岗重新吸入氧气。


高岗不可置信的看着他,有诧异,有点不明的情绪,但没有生气。


“老……老师……”


“以后找了女朋友,接吻的时候要喘气的,知不知道?”


“嗯”


天养生拍拍他的肩膀,走了。


高岗张开嘴说不出话,想跟过去却迈不开腿,双手绞紧满手的汗藏在手心。他戴着墨镜,看不清他的身形,只觉得一团黑影晃动,越来越小,然后消失了。


高岗觉得很遗憾,他还没有和老师实打实的切磋过武功,没有听到他对太极的看法,没有在最后一晚多和他说几句话,没有……多请教一些接吻的方法。


站在阳台上,透着墨镜看星星,看夜空中的闪点由亮变暗,只是因为一层暗色镜片的遮挡。高岗似有其事的观察着,直到一颗流星从中划过,透过黑色的镜片,高岗也清晰的看到了消逝前,最夺目的灿烂。



两个月后,剧团邀请高岗随团赴香港表演,他没有拒绝。


THE END


【师生】脑洞 高岗×天养生

天养生挺高兴接了这么一个活,来北京的体校当实战老师。


平常赚钱都是打打杀杀,每次都得挂点彩回去,这次来当老师倒挺舒坦。


体校里都是刚成年的小伙子,每天重复枯燥的基本功与武术套路,正对世界好奇迫不及待想去看看的时候,来了个见过世面的实战老师。能来他们体校的集训老师,肯定有两把刷子的。少年们都练得一身好本领,又恰逢谁都不服的年纪,都恨不得上去比划几下。


武术套路和实战当然不一样了,花架子耍的再虎虎生威,碰上“真打”就好像不会打了。平常耍的虎虎生威的招式,被天养生一一化解。好在天养生都收着力,也不使杀招,少年们知道打不过,就抱抱拳结束了。


天养生就是在这个时候见到高岗的,被他的教练从后面的人群推出来,推到天养生的面前。


“高岗,跟老师过过招,学习学习。”身后的教练大声跟高岗说。


高岗被教练突然推出来,有些不好意思,低着头,撸着袖口,一步一步往天养生面前蹭着。


天养生抬眼端详了一下,看到一张青涩的娃娃脸,还没褪去稚气,两腮的肉有些嘟嘟的。


“来吧”

天养生看他站定了,招呼他上前。


高岗抬起头来,眼睛亮亮的,抱拳。“老师,得罪了。”


嘴角还没勾出笑,高岗的拳头就要到眼前。天养生用一个云手把拳臂拨开,同时右脚向前一跨,侧身贴近高岗,顺着他上身出拳的惯性,让高岗摔了个狗啃泥,扑倒在地。


高岗起身回过头来,盯着他笑,眼睛瞪大了透着惊喜。


“老师也练过太极?”